在中亚各国

2017-03-08 10:15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中亚各国的政务环境不甚理想。在阿拉木图经商多年的山西商人程洪章告诉本报记者,目前,一些中亚国家存在着合同执行力度差、外币短缺等问题。

从市场需求上看,由于哈萨克斯坦国内生产的消费品质量差,使得消费者更愿意购买进口的产品。目前,该国80%-95%的消费品都是进口的,其中很大的份额来自中国新疆。

事实上,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中亚国家与中国的经贸合作愈发密切。1992年,中国与中亚五国(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的贸易总额仅为4.6亿美元,到2011年这一数据已超过364.5亿美元,增长了78倍之多,成为中亚国家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

“阿拉木图是渝新欧出境后的第一大站。”8月12日,重庆籍外交官、中国驻阿拉木图总领事杜德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开门见山地说:“‘第一’二字包含双重含义——首先,阿拉木图是哈萨克斯坦经济中心。因渝新欧国际大通道的开通,它有望成为中哈贸易的中转站;更重要的是,阿拉木图可辐射整个中亚地区,重庆资本可借道进军整个中亚市场。”

从产业基础上看,作为哈萨克斯坦原首都,阿拉木图集中了该国主要工业,包括面粉、肉类等食品工业和纺织、毛皮、制鞋等轻工业,以及机械制造、建筑材料和木材加工等行业。

从投资环境上看,阿拉木图被称为是全球绿化最好的城市,这里不仅设有哈萨克斯坦科学院,还集中了该国的主要高校,智力资源丰富。2012年,英国“经济学人智库”评选的“全球最具竞争力城市”榜单中,阿拉木图是惟一上榜的中亚城市。

频繁互访的背后,是两地拥有极强的经济互补性,并蕴藏着商机。

中亚地区市场开放度普遍较高

苏联解体后,在中亚各国,所有自然人和法人均可从事对外贸易活动。各国政府主要通过配额、许可证及税收等手段对外经贸活动进行调控管理。开放的市场,为中国商品进入中亚提供了良机。

杜德文分析道——

杜德文说,重庆企业可以利用这一有利条件,将商品首先进入到吉尔吉斯斯坦,再利用中亚五国之间以及其他独联体国家之间相互免征进口税的有利条件,进入中亚和其他独联体国家。具体形式,可以采取转口贸易、境外加工贸易等。

吉尔吉斯斯坦在中亚五国中关税最低,只有5.13%,这里由此成为了中国产品向中亚再出口的平台。在吉尔吉斯斯坦,许多中国商品都在dordoi、奥什或卡拉苏等大型市场上交易。

可借该地区关税最低的吉尔吉斯斯坦进行转口贸易

“阿拉木图更大的商业价值,在于它所辐射的整个中亚地区。”杜德文说。

从交通区位上看,渝新欧所行经的南欧亚大陆桥,与土西铁路(土耳其斯坦-西伯亚铁路)在阿拉木图交汇。阿拉木图不仅连接东亚与欧洲,还能通达西伯利亚和中亚细亚。

据悉,由于渝新欧国际大通道的开通,近年来,重庆与阿拉木图的交往越来越频繁。重庆已先后派出几批代表团前往阿拉木图考察,而阿拉木图议会议长也曾访问过重庆。

从关税水平来看,中亚五国的平均关税为1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