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两会上建议负面清单尽快出具详尽的解释

2017-03-26 08:58

一名来自博彩行业的爱尔兰小伙提问,是不是可以开办赌场?他代表了一大批外国人对自贸区的了解,包括组织本次模拟创业项目的爱尔兰高等教育局在内,都不懂“负面清单”。博彩业、色情业是上海自贸区负面清单中明令禁止外商投资的领域。

中国“千人计划”外籍专家、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型号总工程师助理dennisscott曾指出,海外投资者目前了解上海自贸区政策仍存在不少障碍,“我们需要的不只是语言上的翻译,还有从海外投资者角度对经济的解读”。

这两天,一支由爱尔兰高等教育局组织的17人青年创业团队正在上海浦东国际人才城进行为期一个半月的、艰难的自贸区“模拟创业”。他们的目标是——听懂“难懂的政策”,并尝试在自贸区模拟注册公司。这一过程中,这群爱尔兰人最大的难题就是不懂中国、不懂自贸区、不懂“负面清单”。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院长陈晶莹和她的团队全程参与了上海自贸区法治建设领域的各项调研。她一路见证自贸区从一座城市的规划,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自贸区的“负面清单管理”方式,从小范围试水,到被写入国家领导人讲话中。

在上海浦东国际人才城,他得到了令人兴奋的答复,这里的相关负责人介绍,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靠谱,“这不是‘负面清单’明令禁止的范围,可以做。”去年9月公布的上海自贸区负面清单规定,“经营性教育培训机构、职业技能培训机构,只能以中外合资的方式开展”。

段祺华建议,加大力度落实“跨部委的外商投资常设性国家安全审查机构”,这一机构,应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职能对等,根据国家军事、经济安全等方面的细则就投资项目进行审查,“这个审查委员会的常设机构应涉及尽量多的部门,抽调各部门人员增设常设机构。”

与scott一样,她在两会上建议“负面清单”尽快出具详尽的“解释”,建议中国的法律、法规能更加“透明”一些,“这种透明,不仅是你要公布所有规定,你还要在执行程序、标准、运行规则上有更详细的解释”。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段祺华提出,随着未来“负面清单”内容的不断减少,外资准入的第一道大门将逐步被打开,下一步,该是考虑建起“第二道大门”的时候了,“这第二道大门,应当有效禁止或限制外资进入到有关我国国家安全、国计民生或者公共利益的关键部门和产业,以保护我国产业和国家安全”。

相比其他爱尔兰人,simonmcardle对中国的改革更有兴趣、也更懂一些。他拥有国际通行的飞机驾驶员培训执照,来中国之前,他通过互联网查询得知中国在“低空飞行器”领域放开政策,很多有钱人都购买了私人飞机并聘请私人飞机驾驶员。看准其中市场的他,有意在上海自贸区注册一家私人飞机驾驶员的培训机构。

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来自贸区办厂,如何应对事前审核程序减少后可能出现的经济安全风险,将是下一阶段的重点任务。

对于“负面清单”能否再短一些的疑问,全国政协委员、原商务部部长陈德铭认为,现在使用的这个稍长的“负面清单”是个不错的选择。“这是我们国家单边给惠,而且刚刚开放,清单长一些没关系,以后根据情况慢慢减少,一步一步来,这没有错。”

“改革在一步一步逼近,希望来得再快一些。”陈晶莹期待,自贸区的“负面清单”尽快将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深化改革60条里的一些准入领域以及中美、中加、中澳bit(双边投资协定)中的准入领域“踢出去”,给外资更多看得见、摸得着的未来,让高端外资真正进入到区内来。